女教授的隐秘魅力 那晚我和女教授当着她丈夫的面偷欢

我敲响了门,门开了,露出一张芙蓉面,她脸上笑吟吟地将我迎进去。坐在沙发上的师傅站起身,笑着说:“来了啊。”我点点头坐下,她顺势坐在我的腿上,就那样当着师傅的面,我还是稍微有些尴尬的,推了推她,她却毫不在意。想起这个女教师的隐秘魅力,我咽了咽口水,师傅却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。

 

女教授的隐秘魅力 那晚我和女教授当着她丈夫的面偷欢

女教授的隐秘魅力

我叫卫捷,今年二十三岁,刚刚大学毕业初入社会,进入了一家出版社,当了个小编辑。我初入职场,认识的第一个人便是我的师傅。师傅今年四十来岁,在出版社干了许多年,经验老道,履历优秀,他十分欣赏我,帮了我许多,也教会我许多,我真的非常感谢他。师傅对于我而言,亦师亦友。

 

我跟同事的相处也十分不错,有一次在一起闲聊,他们说起师傅,聊到了师傅的妻子,一个女同事说:“哎哟,你们可不知道,老张的老婆是个女教授呢,据说长得还挺漂亮的?”另一个男同事接腔说:“对,我见过,真的挺漂亮的。”我有些好奇了,师傅的妻子到底有多漂亮?不过师傅那么优秀又能干,有个漂亮的妻子也是应该,夫妻感情一定很好吧……说着说着师傅走过来,笑着说:“说什么呢?这么热闹。”大家开着玩笑说:“在聊嫂子呢,听说嫂子长得可漂亮了,还是个女教授呢!”我很明显地感受到师傅有一瞬间的僵硬,不知道是不是错觉,我还没分辨清楚,他又恢复一副乐呵呵的样说:“那可不是,我的老婆最漂亮最优秀。”我想,我应该是感觉错了。

女教授的隐秘魅力 那晚我和女教授当着她丈夫的面偷欢

女教授的隐秘魅力

过了一天又一天,我将那天发生的事情抛之脑后,直到十二月,我才见到了传说中的女教授师母。师傅的生日在十二月,他邀请我去他家吃饭,我欣然前往。带着准备好的礼物,我去了师傅家。当我见到师傅的妻子的第一眼,我惊了下,师母果然名不虚传,长得很是漂亮。她有一双明媚的大眼睛,看着人仿佛能将人的骨头软化,她五官都精致,皮肤白皙,身材姣好,看起来也不过是三十来岁的模样。她看见刚进门的我,温柔地笑:“你就是小卫吧?常听老张提起你呢,果然是个端正帅气的小伙子。”我客气地笑笑,眼神却在她身上挪不开。

 

师傅向我招手,我坐到沙发上跟他聊天。今天虽是他的生日,可他只请了我一个人,师母下厨,说要好好招待招待我,可真是令我受宠若惊。饭菜摆上桌,三人坐着边吃边聊,气氛和谐。师母就坐在我对面,一张小脸光滑洁净,跟我往常交往的女人们都不一样,充满知识的女人果然别有一番气质与魅力。我又暗暗打量着师傅,觉得师傅真是享了好大的福。吃完饭之后,师傅说要跟我下棋,下着下着他突然问:“小卫有没有女朋友啊?”我笑着说:“怎么?师傅是要给我介绍一个吗?”师傅抓起一颗棋子落下,抬眼看了我一下说:“你觉得你师母那种类型怎么样?”我摸着棋子,笑了一下说:“师母那样好的女人可真是难得,哪个男人不喜欢这样的贤内助?师傅真是幸福啊。”师傅乐呵呵地拍拍我的肩,笑容却让我觉得有些许不对,甩去脑中的乱七八糟,我继续下棋。直到夜幕降临,我才告别师傅师母回到家中。

女教授的隐秘魅力 那晚我和女教授当着她丈夫的面偷欢

女教授的隐秘魅力

不知道为什么,再见到师傅时,我总会想到师母,我极力甩去脑中的想法,认真工作。又到了年末,出版社格外的忙碌,快要放寒假了,我心中稍微轻松了很多。放假前一天,师傅让我去他家吃饭,我当然得去,又带了一些礼物,师傅十分不满,说:“来就行了,带什么礼物?下次不准了。”我连忙点头,换上鞋走进客厅,看见师母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,我有些拘谨地坐下,师母却开始跟我聊天,无非是一些兴趣爱好之类的话题。她的声音温柔动听,让人十分舒服。

 

聊着聊着我发现师傅不见了,我问:“师傅呢?”师母一边围围裙一边说:“他刚才接个紧急电话就出去了,我先做饭,你先坐着吧。”说完她便进了厨房,留我一个人坐在客厅。直到饭菜摆上桌,师傅还没回来,师母对我笑:“咱们先吃吧,别客气,就当自己家。”我说:“师傅还没回来?”她说:“已经给他留饭了,他让我好好招待你。”我也不再好意思拒绝,便动了筷,想着等会儿早点回家收拾收拾行李。师母做了一道川菜,有些辣,我被呛到了,她连忙端了一杯水给我,我大口喝着水,她一边拍着我的背。终于缓过来,我有些不好意思。师母却对我抱歉一笑说:“不好意思,做得有些辛辣了。”我连连摇头说:“很好吃……”又接着用餐,后来便感觉脑子晕乎乎的,迷糊中看见师母站起身朝我走过来……

女教授的隐秘魅力 那晚我和女教授当着她丈夫的面偷欢

女教授的隐秘魅力

等我再次醒来时,感觉身上凉飕飕的,怀中有一团温热的东西,定睛一看,魂吓去一半,我怀中赤裸裸的,不正是我那师母吗?她睁开眼睛,笑吟吟地说:“醒了?”我一下子推开她坐起身来,看到了更惊吓的一幕,我看见师傅就正坐在床尾,一脸的高深莫测。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我脑中乱做一团,师母怎么会跟我滚上了床?师傅为什么见到我们在床上还没什么反应?我怎么会……

 

我穿上衣服,渐渐稳定了情绪,看着一脸平静的师傅,问:“师傅,我没有……”师傅挥挥手说:“别说了,小卫,我要谢谢你,也要说句对不起。”我愣了,这是什么情况?师傅叹口气说:“我跟妻子结婚好几年了,一直都没有孩子,原来是我没有生育能力,但我们又不愿意领养,于是我想找个人帮我,于是……”我没想到事情是这样的,我有些生气,打断他:“于是你找到了我,想把我当做你的精子库?”师傅面色尴尬,他说:“小卫,对不起,我太想要个孩子了,你是个很好的人,所以我才……”多说无益,我正处于被欺骗的愤怒之中,这时师母开口说话了:“小卫,其实这件事你也没什么损失,我们欠你的恩情我们会还,我们两个都不介意,你又何必介怀呢?”我脑中乱哄哄的,听不下去,直接离开了。

 

今日热点

频道热点

小编推荐